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李牧赋

多少骑兵,多少马,遮掩在一张巨大的旗帜下,旗上只写一个字:李。前面已不见敌人

多少牛,多少羊,奔跑在广阔的燕赵大地,太史令翻开厚重的竹简。我只看见两个字:良将。

多少年,多少月,一起被黄土掩盖,增加了黄土高原的厚重,并刻下悲壮的诗行。

我追逐着历史跑进一个月圆之夜,一柄剑正闪着寒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徐宏涛博客 » 李牧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