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头七悼

2012年1月4日零晨,劳累了69载的您,在连我们最后一面都没见着的不甘中,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今天是您逝世的第七天——头七。
永远忘不了那天。您盖着暗红的毛毯,双眼、嘴唇紧闭,安详的躺在灵柩中。而外婆站在您灵柩旁不停地哭泣,她哭得哑不成声,哭得双眼通红,哭得伤心过头,语无伦次。她本就孱弱的身体,哪能再这样折腾?我们费尽全力把她抱离您的遗体··· ···此时,您的在天之灵是否看见这一幕了呢?您也在哭吗?
求您别哭了!您离世的几小时前流的泪已经够多了!
她不停的流着泪向我们倾诉,说您走的那天晚上流着泪向她交代后事,谁欠了您的钱,你欠了谁的钱,您都记的、说的清清楚楚。您哭着向她交代这些,她也哭了,她流着泪抱怨您说这些傻话··· ···
然而,她和三舅他们却没料到您的这些话真的成了永别。零晨以后,她突然发觉您的脚是冰凉的,叨着抱怨您,然后给您盖被子,却发现您已经停止了呼吸··· ···
她流着泪重复着向我们倾诉这些,倾诉半岁丧母,在您母亲去世时您还噘着您母亲奶头的苦命的您。她说她很懊悔连您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我在想,每当她孤独、想您的时候,是不是会时常到您坟墓前流着泪陪您聊天呢?是啊,您走的几小时前不是哭着对她说您走后就没人陪她说话、吵架了吗··· ···
表姐说您一生对每件事都追求完美,凡事必认真去做,所以您托梦给我妈妈抱怨您的坟墓没给您弄平整;外婆说您一生很爱她和孩子们,什么事都自己抢着做,晚上了,您还在点着蜡烛割麦子;我时常苦思、想象:一生连一个字都不认识的您,凭着什么能力将7个儿女养大成人?!
此时,对着键盘,我想我应该有很多话要说的,现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在愤懑!曾今和外婆无私的给逃荒老人递饭、认养孤寡老人当父亲的一生善良、勤劳、敦厚的您,为什么就不能感动这混蛋老天爷呢?!!!!
越想越不想相信您真的已经走了。
我们会照顾好外婆的,外公,您安息!!!!!!
您安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徐宏涛博客 » 头七悼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