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我们的夜摊儿》前序

老舍的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那么我们的小夜摊儿也算是一个小社会。人员形形色色、“参差不齐”,虽已非民国《茶馆》群魔乱舞般乱象,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光环照耀下且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今天,也绝非圣贤云集之地。相反,抠门的大款、油腔的游民、斯文的小姐、暴躁的流氓等时不时“莅临”小摊儿。当然,“良民”顾客是多数,但你也别奢望能不得他们一点气受。当然,都是些个小老百姓,生逢杂世,就没必要放在心上。出了“小社会”还要面对大社会,如果在小社会都被人气死,就别指望在大社会里混的平静和谐。

我们的夜摊儿名曰:冷淡杯。这种“冷淡杯”招牌的小摊儿在此地颇多。马路对面也有一家,前方不远的十字路口处也有几家。但那儿灰尘甚嚣、喧闹非凡,没我们地处马路和小巷之角清静、干净。其实,说净也不净:周围有个垃圾场时不时会飘来几缕“异香”;说静也不静:一个整天叽叽喳喳的刚“奔十”的“豆奶肚”男孩儿、两个专挑是非的小女生、两个随时发疯的大女生、一个整日抱着小说的小男生,再加一个专受她们“欺负”的我,外加几个大人。

这,就是我们的夜摊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徐宏涛博客 » 《我们的夜摊儿》前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