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浅品纳兰词《天晓角》

相逢又离别,离别又相逢,人生似乎就是在这相逢离别中慢慢损去,似乎是命运的轮回而已。看罢,如今眼前竟又是一盏离别酒,又要将它存进惆怅。

河边那一排排瘦瘦的柳树,春意未浓,绿芽始发,却早已攀折殆尽,一任那春风吹啊,却怎么也吹不绿了,春风又何能解憔悴?徒替柳枝伤感罢了。

与早春一道的,那早早的花儿已然开放,卑微,却露出生的希望——遥思那些一共赏花的年华,如水东流,一去不返。如今物是人非,再对花月,睹物思人,何谈情绪,哪有心思,真肝肠寸断。怎能还似当时呢?

可爱的人儿啊,不要在这西风中沉沦,不要为此而憔悴!经历了生涯那么多的坎坷、离别,面对过人生何其多的温热冷暖,难道脆弱的心灵还未粗糙,难道敏感的神经还未因此麻木?

痛饮下这一杯酒罢,让我们一道将离别的痛苦,赤裸裸的一点不留,浸泡在这催泪滚滚的烈酒中罢,还让我们自己也沉沉的拜倒在这烈酒的冷寒里吧,让明日醒来时的我们,又回到原来并未相见时的空虚中,回到我们从未结识的陌生中去,回到没有挂念的快乐中去。

人生不适,离别圆缺,清白谗邪,纷纷扰扰,永无宁日,自古便是如此啊,这千般烦恼,百般计较,命无不如此,皆由天定啊!

这是一首饱含人生别离之苦后,借重聚饮酒之机,抒发人生无常之情的词。上片说重逢后,又临别酒,而此时,方寸所感,早与往日大相径庭。下片自己为这人生苦恼提出了解答:“自古青蝇白璧,天已早、安排就。”

这首词属于纳兰容若深刻剖露自己精神苦闷,以及苦苦寻求解答与解脱的典型篇目。这词体现了佛教思想对纳兰容若的影响。我们可以看见,纳兰容若本曾积极进取,敢于直面人生,他早期和所有读书人一样,努力考取功名,并且由于家族以及自身能力两方面的原因,顺利进阶,仕途可谓一帆风顺,成为帝王身边的武士,前途不可限量;另一方面,他完整人生中的另一面,也就是他敏感而易感伤的心理,坎坷而多遭变故的爱情生活,无常人生的生死、别离,等等,始终像水一样慢慢浸透他全身,这样一对矛盾一并融入了纳兰容若的命运中,他无比苦闷,寻找出路,终于找到了佛教禅宗思想。然而他并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也并不是一个俗家弟子,他只是一个对世俗世界十分留恋又力图从中解脱的读书人,一个伤感而敏感的诗人。

纳兰容若思想中的佛教思想有很多表现,如他的《饮水词》便是从“至于有法无法、有相无相,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中来的;又如他的词句“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来生里”,“待把来生祝取,慧业相同一处”等。

这首词写别情,却脱出别情外,终又回到别情上,始终想解脱,故作旷达语,又始终不可解脱,终归于一句对人生的理解“自古青蝇白璧,天已早、安排就”,以此宽慰自己。全词可谓凄婉哀绝,能催人生出同感来,读之百遍,犹不觉厌。

附《天晓角》

重来对酒,折尽风前柳。若问看花情绪,似当日,怎能够。

休为西风瘦,痛饮频搔首。自古青蝇白璧,天已早、安排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徐宏涛博客 » 浅品纳兰词《天晓角》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1

    好美的文采,把文章的内容分析的淋漓尽致

    匿名4年前 (2013-04-18)
    • 呵呵 谢谢!有几句是借鉴的。。。(微笑)

      一次远足4年前 (2013-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