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那些词中的纳兰容若

每每失魂落寞亦或心浮气躁又或者迷茫彷徨的时候,总是喜欢翻翻诗词,个中原有许是缘于一种习惯,那些简洁而看似枯涩的词句,总能让人暂时脱离繁华的浮躁,从中领略如今已经慢慢消散了的那种味道。又有时候,并不能完全的领悟到作者的意境,却能随心所欲地把它解释成自己所想象的那样,而无论对错。有人说: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其实诗词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所有的所谓解释,所谓的中心思想,也只不过是后人的一种主观猜测罢了。

大概是在2009年的时候,突然爱上了纳兰容若的词,哦,也许更多的人习惯叫他纳兰性德或者纳兰成德,而我,一直感觉,他的“容若”二字似乎与词中流露的哀婉更加匹配,而穷究其原因,却也只是自己的一种莫名的感觉罢了。

其实第一次见到纳兰的词,已经是很久以前了,他那首吟唱古今的《木兰花令 拟古绝词 谏友》似乎已经成为所有人无需吟诵却能脱口而出的句子: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班婕妤这个才华横溢的女人,虽然她的故事在皇宫中真的太不值得一提,自古美人只是皇上一时的玩物,而赵飞燕也是后宫争宠的故事当中,经常出现的角色,只是赵飞燕真的成功了,而班婕妤也没有像电视剧中那样被打入冷宫,虽然皇太后身边的日子无趣而寡味,但终究可以自由地终其一生,也算是上天和皇上的眷顾了。可纳兰的词里,为什么要引入这个典故?我想,他大概是为了那个与他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却最终被送入皇宫成为皇上妃子的女人吧。是那个女人变了?还是担心她终有一天被皇上所抛弃?不得而知,而这却是纳兰的生活中太常见的剧情:现实与梦想总是背道而驰。

一首木兰花令,固然被吟诵千古,但当时并不知道纳兰容若为何人,后来,偶然见看到一首如梦令,凄凄惋惋,哀伤之致,第一次读过,变被其中的情感所感染,久久不能释怀: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月,此似月,而实非月。何似月?是情。此诗又做与谁?那位和纳兰郎情妾意恩爱幸福了三年,便撒手人寰的卢氏。

这个女人的生平事迹我从来没有也没有想要去考究过,因为她曾经是谁,做过什么,怎样离开都不重要了。只是她在纳兰的心里真的占据了很高很大的位置,也让纳兰的词句有了新的灵魂和寄托。不辞冰雪,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意,我想,很多人都没有勇气去做吧,且不论当今是否有意义去冰雪中降温,只是这种精神和勇气,就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吧。纵然纳兰有这心思,却也无法留住妻子的性命,只留得纳兰唱罢秋坟愁未歇,而花丛中双宿双栖的蝴蝶,似乎在讲述梁祝的故事,而昔日比翼相伴的美好画面,又不禁浮现心头。

都说纳兰容若的词有后主遗风,同样的被命运束缚却又不甘于命运,他们的出身,是很多人所羡慕的,官宦、帝王,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自出生之日,就拥有超乎常人的地位荣誉和机会,然而,他们是文人,偏对这些不屑目睹,不愿耳闻,他们想要的只是属于自己的自由,随风飘流,随着古人的足迹踏访名川大山,寄情山水,挥洒田园,用笔抒情,以曲写意,但终究父命难违。于是,他们的诗词中,充满了各种哀伤和不得志,生活似乎总是和他们作对,命运却又无法挣脱,他们写出的是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痛,也是化解不了的伤。虽然,纳兰不曾像后主一样经历了从一国之君到丧国阶下囚的巨大变化,却也体会了各种爱的悲欢离合。生活,才是创作最好的素材。

然而,容若的词却又与李煜不同,一国之君,他的责任有多大,容若从不曾理解,被他国所灭,被人所囚禁,心情有多害怕,他也不曾理解,于是,容若的词中,从不曾出现像后主一样的恐惧和无助,在这些面前,他真的只是一个文人,一个寄情山水,出于自然而流露自然的文人,仅此而已。于是,读到李煜的词,感觉是在读别人的故事,有同情有无奈,而读纳兰词,却能够感觉一切,似乎就在身边,真真切切。

(作者:飘落无声——一个想变得文艺的程序员http://sosilence.info/?p=11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徐宏涛博客 » 那些词中的纳兰容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