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永存”的乔布斯

斯蒂夫·乔布斯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爱迪生、福特以及特斯拉。

大家都晓得,自他去世已经一年了。对于他,我们还有什么有待去谈论的呢?为何还有那么多人提及他呢?

如今有一大堆关于斯蒂夫·乔布斯故事的出版物。那可能令人讨厌和压抑。可能你讨厌听到有关他的事,或者从不喜欢苹果公司的产品,更甚是不知乔布斯为何物。又或是在你的观念这个天才只是个非正常人类。其实我也这么认为。但是,在我们余后的日子里,我们会一直活在他的阴影之下。所以我们得习惯之后几十年里有关乔帮主话题。

乔布斯已跻身伟人之列,推动了科技的创新,产业的进步和社会本身的发展—-这就是“现代化”的日子—-特斯拉一生所追寻的。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托马斯·爱迪生或是亨利·福特,虽是微弱的个体,却有远见且兼具毅力和个人魅力,借着美国最伟大的文化胜利—-上市公司,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靠着他的公司,斯蒂夫·乔布斯不是简单地撼动这些行业;他是完全的颠覆。他以电脑行业起家,之后转战电影、音乐最后是电信行业。尽管你发现他道德败坏,或是偏爱其竞争者的产品,但当你对其影响力和声望嗤之以鼻,那你就是个傻蛋。

苹果公司引领着这个时代的个人电脑,这个原先的爱好追求成了如今的产业。你更可能在微软的机子上读到这些话(当然,施乐公司做过这项研究),但靠着乔布斯的眼光再次改变了电脑行业—给大众带了图形用户界面。他流亡期间,在皮克斯公司革新了数码动画技术。一回归苹果,他给大伙带了了ipod 和itunes,这些改变了我们听音乐和购买音像制品的方式。然而你可能偏爱安卓系统,但你无可否认的是iPhone开了智能机的先河。借着此番成果,乔布斯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及其产品,也因此声名大噪。

即使有时我们并非直接谈论乔布斯,可他依旧在我们话题之中。如果你谈论有关手机的任何东西,你就是在讲论斯蒂夫·乔布斯。又或是谈论中国制造业,数码动画,用户界面,应用软件,硬件设计—亦或是股票市场本身,这个如今由苹果公司所主导的市场,其规则对所有其他公司是不利的。如今任何一种重要的主流科技产品或是服务都和斯蒂夫·乔布斯有关。不是我们想一直谈论他,而是我们没法避开他。

乔布斯,就像他之前的行业巨人,都认识到当我们思考世界的运作方式时,我们实际上在思索使之运作的人所创的方式。这就是说,如果你讨厌世界运作的方式,你有改变它的自由。这就是乔布斯所为的。

我们谈论乔布斯,不像谈论那些艺术家、作家、科学家或宇航员又或是其他人除了美国总统。他是创新资本主义的标志,那些我们文化真正标榜的。他的形象是如此高大辉煌以至于我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不相信我?那就看看我们的现状,有多少人在讲论爱迪生。或是看部历史频道新鲜出炉的剧—美国的开国之父,这是有关美国的行业巨匠们,像是福特、洛克菲勒和范德比尔特

对此有两个理由。首先,人们对于所谓的大人物总是饶有兴趣,特别是对这些属于创意阶级的大款们。第二点,结果还是因为“钱”的缘故。

我们实际上还停留在单单“谈“乔布斯的环节上。下段我们将分析自他去世世界改变了多少。我们会刨根问底,到底是否会发布ios6或ipad mini,又或是问当我想在台式机上用Message功能时,它偏偏不停地发到手机上。这些问题都已发生,但我们要撇开他的领导力,不断深入快速地研究苹果的不足。这是个慢吞吞、不可避免且将是循环往复的争论。

同样相反的话也永远不会停止–斯蒂夫·乔布斯没有辉煌的往事,每一句带有这个信息的话语和广告都会放大一个事实,不是的,他有着辉煌的往事。否则,你们为什么对他还喋喋不休呢?

下段将更详细的提到他。那些最了解斯蒂夫的人往往会被要求去写一些关于他的东西。对于他所带来的影响及未来对我们文化的意义将有待下一代人去发现。这种影响可能会在一部有关建立美国后产业化的名人纪录片中看到,片子播放着一些不可思议的电脑界,非常像乔布斯ipad的传承,这就像是ipad本身是爱迪生的电灯或是特斯拉的收音机的传承。

所有这些我们都是为了了解他。因我们非他。几乎我们中大部分都非强人。我们都好奇他为何能出类拔萃,并想从中取点经。我们文中所提到的那些追求卓越的人,可能也同样对其着迷并视之为模范或是警示寓言,可见每个人都会从斯蒂夫身上学到些东西。

当我们谈及乔布斯时,其实我们谈论的是自己。我们和他的关系,当我们在某一方面谈论他时,这有助于理解他和我们自身,也让我们明白为何他能走的如此辉煌而我们却是这副腔调—-敲击着他所创的机器,颂扬着电脑的设计,抱怨着它的地图软件。如果你听过或度过乔布斯的成功事迹,自己也想成功的话,所做的便是“不要急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徐宏涛博客 » “永存”的乔布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